♂? ,,

  那股蓝色的火焰越烧越旺,不多时便将慕容晓部的残骸都覆盖了起来,那妖艳的蓝黄色火焰越烧越旺,但随之产生的竟是一种如同冰川般寒冷的气息,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血肉竟然在火焰中缓缓聚集、叠加,逐渐的又形成了一个少女的模样,当火焰褪去时,其中的慕容晓再次出现在了段浪的眼前。

  浑身的慕容晓身上没有留下一丝伤疤,仿佛刚才被砍成肉泥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未穿衣物的慕容晓坦然自若的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件长袍,然后当着段浪的面穿在了身上。

  “我之所以想要让跟随我,就是看中了的天赋,但也别因此就以为能拥有和我抗衡的可能,应该见识到了,咱俩之间依旧存在着不可逾越的差距。”慕容晓一边说着一边为自己系上衣扣,她的这种毫不避讳的举动在任何男人看来都拥有百般诱惑,就连躲在远处的离常山都有些望得出神。

  段浪并未说话,他只是低着头像是一柄剑一样杵在那里,手中的黑色剑胚不知为何竟然微微晃动,一缕缕细小的黑线从段浪的掌中生出,然后一点点的束缚在剑胚之上。

  慕容晓见段浪低头不语,便以为他已经内心动摇,也许是因为觉得对不起那只死去的尸吼才会故作坚持,于是赶忙说道“放心,等我收服宝具离开这里后,我便会调来强者将朋友的尸体请回去,到时候我会将它的尸体厚葬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对于一只尸吼来说死亡才是最好的归宿,苟延残喘在这世上只会让它饱受艰难。”

  说到这慕容晓伸出来一只玉手想要轻拍段浪的肩膀,在她看来没有人能都抵抗住她的诱惑,段浪肯定早就在心里归顺于自己,只不过是碍于情面才没有答应罢了,“放心,只要安心当我的随从,我保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大酒店。”

  就在慕容晓的手即将落到段浪的肩膀上时,突然一只散发着黑气的手嘭的一声抓住了慕容晓的手腕。

  段浪此时的眼睛已经再也没有了光泽,部的眼球都变成了漆黑的颜色,眉宇间散发的气息更是死气沉沉。看着那双宛若地狱的双眼,慕容晓不禁后背一凉,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惧感骤然而生。

  她原本以为凭借自己修炼到巅峰的“浴火重生”和储物戒中的皇器足以压制住这个剑道天赋过人的少年,但面对此时的段浪慕容晓内心满是悔意,当初就应该趁其不备从背后直接杀了他。

  “想要招我为的手下吗?”段浪并没有发动攻击,他此时已经将体内的那一凶器唤醒,腾腾的黑气顺着他的血管蔓延至身,虽然穆红曾经提醒过他除非遇到生死险境要不然绝不可发动凶器,但为了能够彻底灭杀这个杀害董遇之的凶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那紧紧抓住慕容晓的手像是钢钳一般有力,顺着手上毛孔散发而出的黑烟不断地腐蚀慕容晓那雪白的肌肤,一股股浓水顺着手指不断滴落。

  慕容晓心中暗道怪不得这小子敢凭借筑基境的修为与我抗衡,原来他还存有这样的秘密武器。

  她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故作镇定的向段浪警告道“不要以为我杀不了,我只是看中了的才能,所以才会向伸出橄榄枝,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神魔因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话之开局几亿个属性点只为原作者简单钢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单钢笔并收藏神魔因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