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项冲说好,然后带着人就出去了。

  郑泽壮问道,“医生,要不我在这儿,你有什么招呼我就行,我帮您办!”

  “不用!:”韩青冷冷的说道。

  郑泽壮说,“行,那有什么事儿,医生您说一声,我就在门外“

  “不必了!也没有什么大事儿,我看你像是民兵队长吧?那就赶紧的带着人去赶紧忙活去,没有必要再我这儿忙!“韩青说道。

  郑泽壮有些无奈,只好带着人就走了。

  当屋子里头没有人之后,韩青才看着款爷,“款爷,说说吧!”韩青问道。

  “啊?说什么?”款爷被韩青说话的那种语气吓坏了。

  “说什?你自己应该知道!”韩青说完,然后就盯着他,像是一只盯着猎物的豹子。

  款爷不敢看韩青的眼睛,“我真不明白!“

  “款爷,那我问你,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吃了谁的东西?是被谁威胁的?”韩青一系列的问题,让款爷神经紧绷,“我……我不……我没有!”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说谎!”韩青说道。

  “我没有!”款爷还是不想说出来。

  “我知道的,你百分之百喝了鬼子下的毒酒,我能给你治好,只是希望你说实话,不然的话,我能给你治病,也能不给你治病!“

  韩青知道,款爷中的毒和前阵子杨飞中的毒有些异曲同工之处,他们的体内都存有一定量的酒精,而这些毒都藏于酒精之中。而这些毒之所以产生不同的效果,那就是量多与少的关系。

  韩青的威胁,让款爷心情更加的差了,他看着韩青,手开始抖起来。

  “你别问了,我即便是说了,我老太婆也已经到了鬼子手上了应该!”款爷战战兢兢的说道。

  “这么说来,肯定是有鬼子的事儿了!”韩青证实了这事儿。

  款爷低着头,“可怜了我的老太婆!“

  “款爷,要不,咱们做个交易?”韩青问道。

  “交易?怎么?你是?”款爷疑惑的看着韩青。

  “不要紧张,我是想说,我可以救出你的老太婆,但是,你必须说出来,怎么才能见到和你接头的人?”韩青说道,“你觉得这笔交易如何?”

  “真的?”款爷有些惊喜。

  “当然是真的!”韩青说道,“你老太婆的事儿交给我,但是,你得说出来,那个鬼子叫什么名字,藏身在哪儿,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八路军是真心为老百姓的,要是你投靠了鬼子,我韩青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行!”款爷说道,“不过,你要先救出我的老太婆!”

  “这个我不敢和你保证,但是,我肯定救出你老太婆!”韩青看着他。

  “行!”款爷妥协了,“我和你说……那鬼子就叫做中村幸之助!”

  ……

  这是一个天大的消息,鬼子肯定要渗透进来,不论以什么方式,韩青把款爷扎针结束之后,款爷就觉得身上不那么痒了,他惊奇的是,韩青的手法娴熟,要是真的是一个医生,那肯定能挣大钱的。

  韩青在南集村转了一圈,然后就回去了。

  他把这事儿和杨飞说了之后,杨飞便说道,“韩青,这事儿我交给你去做,席项冲那边你也暂时别和他说什么,我认为,一个中村幸之助不可能亲自到南集村把款爷的老太婆带走!所以,在集村肯定还有其他的内应!”

  “我也是这么想的!”韩青说道,“待我慢慢查清楚!”

  “你的安宁会就没有查到这里?”杨飞问道。

  “我怎么可能让安宁会到咱们根据地?”韩青说道,“虽然我信任安宁会,可是,我也不可能让他们亲自到咱们根据地,一旦有事儿,我也很难查出来是谁走漏的消息!”

  “呵呵!”杨飞笑着看着他,“韩青啊,老子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心思缜密,但是有时候又有些鲁莽,但是更多的时候,确实有一种陪王伴驾的意思。”

  “先生,你别拿我说笑了!”韩青说道,“我尽快查清楚这事儿!”

  “行,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杨飞说道。

  韩青离开之后,心里头就想着,“能够接触到鬼子的人,会是什么人呢,怕是什么人都有可能!”

  他从款爷的口中得知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明天晚上,会到南乡的酒馆见一见那中村幸之助。

  这是一个点,韩青可以悄悄的进去!然后揭开中村幸之助的面纱。

  第二天,天一亮,集村的民兵们那是累的够呛,一点款爷老太婆的消息都没有,不至于她去了一趟茅房,就不见了踪影啊!

  大家开始传言有鬼的事儿,甚至有人说,昨晚有龙来过,看见天上的云彩就是一条长龙的样子,那爪子锋利的狠,就等着款爷老婆出现,然后勾走她的心脏,再让其他小兵把她带走。

  总之,传言的神乎其神。

  然后,到款爷家中慰问的也不少,毕竟,款爷可是集村有名的人物,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不是传言的那样。

  款爷闭门谢客,但是,那些人就在款爷家门口站着,然后相互谈论。

  “昨晚上真有龙出现!”

  “是啊,昨天晚上,款爷家房顶上金光换发,怕是款爷老天破被龙王抓到龙宫当童女去了!”

  “款爷家老太婆心肠好!当个童女也是不错的!”

  这样的言论太多了,款爷觉得无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直到中午的时候,大家才慢慢离开,毕竟要给家里做午饭。

  款爷在家中吃了一个饼,但是也是食之无味,他刚走到门口,开了门儿,便发现一个影子,他赶紧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一回头,款爷有些惊讶,嘴里头喃喃道,“杨凡?“

  只见杨凡快速的走了几步,然后就赶紧的跑了。

  款爷不知道,为什么杨凡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家门口,但是,这一定有什么蹊跷。毕竟,杨凡是西集村民兵的队长,他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什么阴谋的。

  他追赶了过去,杨凡就迅速的跑走了。

  “杨凡!”款爷大叫了一声。但是杨凡根本就不回头。

  这速度真快。

  款爷不禁赞叹,“这家伙……”

  这时候,一回头,又见到了郑泽壮,他跑过来,“款爷,怎么了?你叫唤什么呢?”

  “我看见了杨凡刚才在这里!”款爷说道。

  “杨凡?”郑泽壮问道,“他现在不应该在他的西集村吗?他来这里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款爷问道。

  “狗日的,我去找他!”

  说着,郑泽壮就要走,款爷拉住他的衣服,“行了郑队长,这大道上,也没有谁规定不能让人家在这里的,不是吗?”

  “也是!我突然问人家,还觉得咱们小气呢!”郑泽壮说道。

  “行了,我走走!”款爷说道。

  “对了款爷!”郑泽壮叫喊道。

  款爷停下,然后回头看着她,“郑队长,怎么了?”

  “昨天晚上,韩青医生给你治好了?”郑泽壮问道。

  “嗨!”款爷说道,“有点小用,不怎么痒了,但是……我这心里头痒痒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心痒?”郑泽壮赶紧问道,“款爷,你给我说一说,这心痒是个怎么回事儿?”

  “这后背痒,可以挠,但是心痒痒的,只能用水灌了!”款爷说道,“不过,那韩青医生给我扎针之后呢,我便觉得确实舒服不少!”

  他说完,还说道,“你要是有个小病消灾的找韩青医生,那可真的是手到擒来!”款爷说道。

  “嗯,是啊!”郑泽壮点着头。

  “行了,我走了!”说完,款爷背着手在村子四处走着。

  郑泽壮有些不明白,“这老头,不是刚刚丢了老太婆吗?怎么现在这么悠闲的在这里走呢?”

  他转过头,然后想着,“这款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儿,郑泽壮则赶紧的找到了席项冲。

  席项冲见到郑泽壮,然后问道,“郑队长,你怎么过来了?”

  “席政委,我有事儿要和你说!”郑泽壮过来,然后直接说道。

  席项冲一听有情况,立马问道,“有什么事儿就说!”

  “席政委,我怀疑款爷有问题!”郑泽壮说道。

  “怎么了?款爷有什么问题?”席项冲问道。

  “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见了款爷了,款爷像是没事儿人一样,背着手在村子里头逛着,我怀疑,款爷知道他老太婆的事儿,我更怀疑,款爷自己杀了他的老太婆!”

  听了郑泽壮这样说,席项冲立马说道,“这没有根据的事儿,你可不能乱说!”

  “我只能敢乱说!”郑泽壮说道,“按理说,没有了老太婆,这个人按情理来说,应该很伤心,难受,食不下咽,你看看这款爷,悠闲自得,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郑泽壮说完,然后说道,“再说了,款爷老太婆走丢了,只有他知道,出来贼喊捉贼的事儿怕是也正常的很呢!”

  席项冲看着郑泽壮,“这只是猜测,不能主观臆断!”

  “还有一件事儿,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告诉您!”郑泽壮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抗日之暴力军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话之开局几亿个属性点只为原作者千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煌并收藏抗日之暴力军团最新章节